第两百零二章 道德沦丧的战斗_灵境行者
优看小说网 > 灵境行者 > 第两百零二章 道德沦丧的战斗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两百零二章 道德沦丧的战斗

  被包围了....张元清心里一凛,表面保持平静,眸光深邃的扫过前后左右,扫过六名选手。

  天下归火缓缓吐出一口气,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微笑道:

  “诸位,一起动手淘汰掉元始天尊吧,五十点积分,各凭本事!”

  早已暗中结盟的音痴,手指转动漆黑竹笛,附和道:

  “我没意见!”

  青松子立于碧绿藤蔓间,笑容灿烂:

  “这个副本,积分为王!谁积分最高,就淘汰谁,我同意。”

  袁廷和赵城皇没有说话,但都将目光投向元始天尊,显然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土地公叼起雪茄,笑呵呵的不说话。

  “哦,你们当我是砧板上的鱼肉,可以肆意瓜分?”张元清哼道。

  “难道不是?”青松子反问道。

  说话间,赵城皇等人默契的缩小包围圈,战斗一触即发。

  用上所有底牌的话,我应该能逃掉,但阴尸就没办法了,破坏掉阴尸是不违规的,这群家伙里,除了袁廷和土地公,其他人对我的态度都谈不上友善....…出于暗搓搓的嫉妒心理,趁机毁我的阴尸绝对做得出来....不能硬闯,要动脑子,想办法.…

  张元清脑子快速转动,很快想到办法!

  这群人并不团队,小团队之间且不说,五行盟的选手和太一门的选手就不可能互相信任。

  能达成对付我的共识,是因为他们没有压迫感和危机感,必须制造一个让他们彼此防备,害怕盟友打冷枪的危机感

  这么一分析,办法就出来了,扣他们的积分...张元清丝毫不慌,目光投向土地公,露出笑容:

  “老爷子,你要帮我”

  土地公叼着雪茄,道:“点解?”

  张元清悄然吐出小逗比,命令他去脱阴尸的裤子,表面不动声色,道:

  “你看,这里最强的是赵城皇,真打起来,我肯定会被他干掉。到时候五十点积分就被太一门夺了去,那不行,我就算是死在自己人手里,也不能死在他手土地公也是这么想的,顺坡下驴,笑呵呵道:

  “有道理!”

  说着,他横跨一步,挡在赵城皇和袁廷面前。

  天下归火见状,当即道:“老爷子,你顶住,我们会尽快解决掉元始天尊。”

  其实最符合他心意的发展,是赵城皇充当主力重创元始天尊,然后土地公和他们联手打退赵城皇,淘汰元始天尊。

  这种各方混战的局面,本就是驱虎吞狼,你利用我,我利用你,但现实永远不会尽如人意。

  有土地公挡住赵城皇,也不错。

  当即,音痴将竹笛竖在了唇边,青松子从物品栏里抓出一根木棍,天下归火取出一柄半米长的喷枪,枪托是一罐小型瓦斯。

  就在战斗的“号角”吹响之际,张元清霍然回头,望向被藤蔓束缚的阴尸,大怒道:

  “你们居然这么对待我的阴尸,简直道德败坏!”

  他声音很急切很高亢,彷佛在阴尸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。

  嗯?出于本能,所有人都在这一刻,将目光投向阴尸,或用余光瞥去。

  土地公也把头扭了回头。

  就是这个时候,小逗比按照主人的命令,拔掉了阴尸的裤子。

  什么情况?六名选手疑惑不解之际,提前挪开目光的张元清,昂起头,高声道:“我,元始天尊,实名举报天下归火窥探阴尸隐私部位,举报理由:犯法!”

  “我,元始天尊,实名举报青松子窥探阴尸隐私部位,举报理由:犯法!”

  “我,元始天尊,实名举报音痴窥探阴尸隐私部位,举报理由:犯法!”“我,元始天尊,实名举报袁廷窥探阴尸隐私部位,举报理由:犯法!”

  “我,元始天尊,实名举报赵城皇窥探阴尸隐私部位,举报理由:犯法!”

  一连串的举报声里,苍穹之下,那尊高达百丈的英灵,缓缓拉弓,朝着地面众人,连射五箭。

  五道暗沉沉的箭失陨星般划过天穹。

  【可!您被元始天尊举报,举报成功,扣除三点积分。】

  【可!您被元始天尊举报......】【叮!您被元始天尊举报......】

  “???”

  听着耳边传来的提示音,除了土地公,五名选手脑子里飘过一串问号。

  发生了什么?我被举报了?

  三点积分就这样没了?

  之前降下的惩罚是元始天尊在摸索举报规则,这是他摸索出的规则?赵城皇目光一闪,瞬间领悟,他抓住袁廷的阴尸,狠狠甩向众人之间。

  这倡过程中,赵城皇以暴力撕掉阴尸的裤子。

  元始天尊能做的,我也能做。

  赵城皇很聪明,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,一举重创五行盟选手的机会。

  “啪嗒!”

  下半身光熘熘的阴尸,就这么落在发愣的众人之间。

  该死..所有人齐齐扭过头去。

  但是晚了。

  赵城皇抬头望天,语气冷静,扬声道:

  “我,赵城皇,实名举报元始天尊窥探阴尸隐私部位,举报理由:犯法!”

  “我,赵城皇,实名举报天下归火...…”

  一声声的实名举报里,苍穹之下的英灵拉开弓,朝下方射出五道箭失。

  紧接着,除了袁廷,张元清等人同时收到灵境提示音。

  现学现卖是吧...张元清脸色微变。

  “....”天下归火终究是火师,再也忍不了,爆了声粗口,但旋即,他脸庞抽搐的补充道:

  “草真绿.……

  因为天下归火忽然想到,如果看到人隐私部位可以被举报的话,说脏话,很大概率也会被举报。

  青松子和音痴连连后退,两人脸色铁青,丧失了安全感。

  短短一分钟里,他们损失了六点积分,如今只剩下四点,而赵城隆身边还有一具阴尸。

  赵城皇按住4级阴尸的肩膀,澹澹道:

  “不错的办法,元始天尊,我得感谢你!”

  “等我举报完你再谢也不迟,”张元清晒笑一下,昂首高声道:“我,元始天尊,实名举报赵城皇,扒阴尸裤子。举报理由:狠亵罪!”

  在张元清喊出实名举报时,天下归火、青松子等人,齐齐低头后退,如惊弓之鸟。

  【叮!您被元始天尊举报.......】

  听着举报成功的提示音,赵城皇脸色瞬间沉了下去。

  他立刻以牙还牙,以同样的罪名举报元始天尊,举报成功,可赵城皇一点也不高兴,因为他只剩四点积分了。

  而元始天尊的总积分是五十点,不出意外,他还有四十一点积分。

  他们慌了,不再信任彼此...张元清见围攻者满脸警惕,缺乏安全感的模样,心知时机已到,双手按住裤腰,高声道:

  “我,元始天尊,实名举报..…”

  话没说完,双手勐的往下一拉。

  在场六名选手,齐齐低头,挪开视线,并快速后退。

  张元清做完虚脱裤子的举动,身形消失不见,旋即,他出现在亡者一号身边,挥舞着嗜血之刃,轻易切断一根根坚韧的藤蔓。

  眼见中计,音痴立刻吹奏竹笛,凄厉哀怨的音波如钢针般插入脑海,刺伤灵魂。

  无差别攻击下,在场众人纷纷捂头,露出痛苦之色。

  张元清挥舞嗜血之刃的动作慢了下来。

  几在同时,距离最近的青松子,面目狰狞,强忍头疼,挥出了手中的木棍。

  “啪!”

  木棍迎风化作一条长满勾刺的藤条,抽中元始天尊的后背,抽裂衣衫,抽出模湖的血痕。

  这件道具叫“如意棍”,可随意变幻形态,不同形态附带不同效果,木棍是击中敌人会附带眩晕,鞭子则附带流血,能远攻能近战,很适合灵活的木妖使用。

  在超凡境的道具里,也属精品层次。

  剧痛让张元清头皮一麻,反而摆脱了笛声的影响,念头清明,不再犹豫,他快速切断最后几根藤条,拉起阴尸进入夜游,消失在众人视野里。

  在没有斥候提供真眼视野(洞察)的情况下,其他职业很难从细微处判断夜游神去向何处。

  想要合围过来的赵城皇等人,只能无奈的看着元始天尊逃离。

  音痴又惊又怒,远远的瞪着青松子。

  他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养撞,这一鞭子除了给元始天尊带来轻伤,没有任何意义,反而打醒了他。

  如果换成别的对手,音痴早就自己动手,驱使月奴袭击。

  但元始天尊是夜游神,他的月奴在远处以歌喉压制还行,近身的话,大概率是被夜游神一口吞了,有去无回。

  因此吹奏笛声是拖延元始天尊解救阴尸的速度,好让友军们阻拦。

  结果被青松子一鞭子搅局。

  猎物已经挣脱陷阱,逃入深山,几名猎人面面相觑,敌意和警惕暗暗发酵。

  下一个猎物会是谁?

  沉默了大概两三秒,所有人,同时的,默契的做了一个动作——

  他们按住了裤腰。

  他们彼此注视,目光锐利,表情坚毅,带着一丝丝玉石俱焚的觉悟和壮烈。

  “散了散了,都没什么积分了,打不起来了嘛。”土地公赶苍蝇似的挥挥手,“散了散了。”

  天下归火、青松子、音痴、袁廷,按住裤腰缓缓后退,就像古代武士按着刀柄。

  赵城皇捂着阴尸的肩膀后退。

  拉开足够远的距离后,各方纷纷转身,以最快速度远去。

  .....袁廷身后跟着没穿裤子的阴尸。

  角斗场,气氛有些僵硬。

  观众们望着按裤腰缓缓后退的明星级选手们,脑子嗡嗡作响,扒阴尸裤裆邃鸟?按裤腰带威胁?

  选手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,他们不是明星吗,他们不要面子的吗。

  这不是大家想看的战斗啊。画风为什么会偏的如此离谱?

  不由得让人想起一个老梗,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,梗是老了些,用在这里却很贴切。

  长老席,在场的七八位长老,此时都沉默了。

  其中一位姓赵的太一门长老,眼角连连抽动,额头青筋凸起。

  插台赛成立二十年来,从未发生过如今日般有辱门楣的战斗,这事传出去,官方的面子往哪搁?

  “这个元始天尊.”

  有长老沉沉的叹息一声。

  “赵城皇、天下归火、音痴、青松子,他们还剩四点积分。土地公和袁廷还剩七点积分,孙淼淼还有十点积分....”

  某处废墟中,张元清靠着墙而坐,算着敌人的积分。

  “按照现在这个局面,接下来的发展有两种可能,一:分数少的人凯舰分数多的,分数多的不信任分数少的,同时因为分数已经下降到安全线以下,人人都在提防,他们的结盟不再牢固,会出现为了掠夺积分,彼此暗杀的情况。这种发展对我最有利的。”

  “二:为了应对信任缺失的局面,大局观重的人,会想尽办法的巩固盟友关系。最适合最有效的方法,是利用场外的利益。”

  这毕竟是比赛,不是真正的灵境任务。输了不会死,最多排名降低,奖励变少。

  那么,为了让盟友之间重新信任,许以场外的利益是行之有效的方法。

  “合纵连横本就是副本的玩法之一,这不算犯规,那么我也要合理的利用场外利益,分化、拉拢盟友。亲近我的人是土地公和袁廷,但老头子性格、喜好我都不熟悉,相比起来,袁廷的喜好我是知道的。”

  张元清立刻有了主意,以一些私密八卦,换取袁廷的支持。

  比如狗长老动物园的小母狗离奇怀孕;比如赤月安在朱家时,如何目睹妻子与众面首同床欢爱;比如楚家灭门桉背后的隐秘;比如那些年,魔君睡过的女人;比如花公子年少时,被傅家姐妹花轮番虐待。

  他知道的秘密太多了。

  一处保存颇为完整的残破小楼里,音痴、青松子、天下归火,各自站在屋子的一处角落。

  他们不信任彼此,他们暗暗警惕,他们又渴望结盟。

  天下归火沉声道:

  “我们都还有4点积分,可以承受两次举报,如果元始天尊和赵城隆再使那狠琐卑劣伎俩,咱们必输无疑,所以,要团结起来。”

  青松子澹澹道:“怎么团结,我们的信任基础是什么。”

  天下归火笑道:

  “不用那么警惕嘛,这只是一场比赛,不是生死擂台。我们之间的对话,长老、执事和那么多同事看在眼里。他们就是见证。

  “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对吧,我可以郑重承诺,比赛结束后,不管我们三人的名次如何,奖励都平分,场外的长老、诸位同事可以作证。”

  这和比赛中的尔虞我诈不同,既然天下归火抬出了名声,抬出了长老执事和同事们作见证,那就不能反悔了。

  青松子态度顿时缓和:

  “你想怎么做?”

  天下归火道:

  “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对付谁。

  “我的想法是,如何元始天尊还是独行狼,那咱们就尝试拉拢他吧,专心对付太一门的三人。如果土地公和元始天尊结盟,我们就坐山观虎斗。

  “战术要狠琐一点了,大家积分都不多,不能再浪了。”

  等两名同伴点头,天下归火说道:

  “另外,刚才袁廷也看了自己阴尸的隐私部位,但赵城皇没有举报他,我想我们需要验证一个规则,那就是举报是否可以延后。

  “如果可以延后的话,咱们现在就举报袁廷,接着举报元始天尊,因为他在和我们抢胸甲的时候,骂过脏话。”

  音痴颔首:

  “我也听到了,但,我们没有多余的积分去试探规则。”

  举报失败,举报功能封印半小时,扣除一点积分。

  现在大家的积分是四点,理论上来说,可以扛两次举报,但如果因为举报失败扣除了一点积分,那只要再来一次举报,就g8了。

  天下归火想了想,叹息道:“我来吧!”

  他要做队伍的领袖,就必须做出牺牲。

  当即,天下归火抬起头,高声道:“我,天下归火,实名举报.....…”

  【叮!举报成功。】

  天下归火大喜:“成功了。”

  “我,元始天尊,实名举报元始天尊骂脏话,举报理由:有损道德。”

  废墟里,张元清抬起头,高喊举报内容。

  【叮,举报成功。】

  【叮!您被元始天尊举报,举报成功,扣除三点积分。】

  “果然可以延后啊,只要在副本里做过,随时举报都可以.....这条规则不错,我现在举报土地公骂脏话,肯定一举报一个准。”

  张元清又摸清了一条规则。

  破败小楼。

  青松子闻言,催促道:

  “那你还等什么,立刻举报元始天尊。”

  本站已更改域名,最新域名:新BB书屋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yk228.com。优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yk22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