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2章 兵哥的情报_灵境行者
优看小说网 > 灵境行者 > 第382章 兵哥的情报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82章 兵哥的情报

  第382章兵哥的情报

  随着戒指取下,容貌普通的年轻人脸庞波纹般扭曲起来,几秒后,一张轮廓清晰,线条分明的俊朗脸庞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  赵鸿正猛的瞪大眼睛,愕然道:“元,元始天尊?!”

  “元始天尊!!”

  赵飞尘略显苍白的脸庞,同样露出惊讶、茫然,继而转为愤怒和怨毒。

  对方是谁也不影响断腿之恨,但他没想到,这个年轻陌生的星官,竟然是元始天尊易容。

  对于这位天才人物的大名,他自是知晓的,不但知晓,当日他还看过官方举办的擂台赛。

  只不过当时元始天尊的阴尸明显是男性。

  张元清收起易容戒指,冷冷的盯着赵鸿正,道:

  “姓赵的,你儿子说,今天要让我走不出花都。我现在想问问你,对我动武,你敢吗!伱敢对一个立过A级功勋,数个B级功勋的官方圣者动手吗。”

  赵鸿正脸色一下变得难看,面沉似水。

  他不敢,是的,不敢!

  元始天尊是官方倾力培养的天才,哪怕他刚被总部处分,甚至小道消息流传,总部有些人对元始天尊的桀骜非常不满,认为他不服管束。

  但赵鸿正依然不敢。

  元始天尊名头太响亮,声望太高,总部对他不满,那是五行盟内部的事,他赵鸿正敢杀元始天尊,明儿赵家就会把他五花大绑送到松海分部。

  张元清再看向赵飞尘,冷笑道:

  “出身在赵家,就自以为天潢贵胄了?就凭你那点身世,配与我叫板?就凭你那点实力,配和我争斗?”

  赵飞尘脸色一下涨红,身躯不自觉的痉挛起来,呼吸也变得粗重。

  元始天尊眼里的轻蔑和不屑,深深刺痛了他的自尊心。

  极端愤怒后,内心的戾气和桀骜反而涌上心头,他扪心自问,如果对方是元始天尊,他还敢吗?

  答案是肯定的。

  他敢!

  如果知道这是元始天尊,他会立刻通知家族,找一位6级的圣者。

  元始天尊又怎样,只要时机合适,只要规则允许,自己就是要吃定他。

  而若是不讲规则,元始天尊敢和他不讲规则吗?赵家作为沉淀百年的灵境世家,要杀元始天尊,真不是难事。

  当今世上,便是主宰没资格和灵境世家叫板,能对付大组织的,只有同级别,或更高的组织。

  赵飞尘咧嘴狞笑:

  “怎么不敢!再来一次,老子就派6级圣者上场,宰了你这个所谓的官方天才。”

  他表情略显狰狞,猖狂大笑,分不清是破罐子破摔的嘴硬,还是真敢如此。

  “说得好!”

  苍老平静的声音从店外传来,众人循声望去,来者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穿着体面的唐装,脚上一双老布鞋,腰背微微佝偻,双手负后。

  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富家老头,身边也没带保镖,唯一特殊的地方是年老力衰,眼神却格外清亮有神,暗藏智慧。

  老人步入店铺,笑眯眯的看向赵飞尘,道:

  “你这娃子虽然跋扈,但这股性子老头子我一直很喜欢,钟鸣鼎食的世家子弟,表现的谦恭也好,狂妄也好,纨绔也好,外表怎么变无所谓,骨子里一定要有傲气,打断骨头也折不了的傲气。这是咱们和平民最大的不同。”

  说完,他暗含不悦的看一眼赵鸿正,淡淡道:

  “赵家屹立百年不倒,底蕴还是有的,一个年轻人,就把你吓成这样?”

  赵鸿正头一低,不敢说话。

  “赵家主?”张元清挑了挑眉。

  “你可以叫我赵五爷,年轻时的诨号,至于名讳,你就不用知道了。”老人目光平和的看着张元清,道:

  “我不是赵家家主,你元始天尊,还没资格让我大哥亲自出面。”

  “五叔公!”赵飞尘大喜,恶狠狠的瞪着张元清:

  “五叔公要为我做主,这小子在姑姑这里炼器,自己包圆火石,怨得了谁。我只是捡了个漏,生意本就各凭本事,可他怀恨在心,断我双腿,我不服!

  “五叔公,你也断了他的腿,再把道具给我抢回来。”

  张元清淡淡道:

  “那么赵五爷,你又待如何。”

  语气虽然冷淡,心里却暗暗提防,浑身每一个肌肉都在绷紧,都在发力,肾上腺素飙升。

  他感应不到这个老人的气息。

  这是一个主宰。

  “我孙儿已经说了,断你双腿,交出道具。”老人笑呵呵道:

  “官方的面子还是要给的,自己把道具拿出来,此事便算揭过。”

  “我若不愿呢!”张元清挑眉。

  “我拿你道具,与你何干?”老人轻抬老布鞋,往前一踏。

  霎时间,一道八卦圆阵自他脚下扩张,将整个万宝屋囊括其中。

  就在这时,连三月轻笑道:

  “五叔公,你来之前没算一卦吗。”

  老人微微皱眉,收回落下的脚,阵法当即消散。

  他沉吟一下,从袖中摸出三枚铜板,合拢掌心,轻轻摇晃,接着摊开手掌。

  看见三枚铜板显示的卦象,他神色微变。

  卦象:凶!

  老人深深看一眼元始天尊,没说什么,转身道:

  “走吧!”

  赵鸿正缓缓松了口气,赵飞尘却脸色大变,不甘心的叫道:

  “五叔公,五叔公”

  张元清嗤笑一声,上前就是一脚踹在赵飞尘脸上。

  “噗”

  赵飞尘脑袋一歪,喷出两颗门牙,满嘴的鲜血。

  “竖子!”赵鸿正大怒,伸手往空中一抓,抓出一口金钵,罩向张元清。

  张元清早有防备,手中出现一把紫金色的手炮,总长三十厘米,枪口又粗又长。

  正好拿你试枪他单手持枪,对准金钵,扣动扳机。

  枪口紫色电蛇跳跃,喷吐出一道拳头大的,呈现紫色的球状闪电,呼啸着冲入金钵中。

  “轰!”

  球状闪电在金钵中爆炸,直接摧毁了这件6级道具,狂暴的冲击波伴随高温席卷四方。

  轰轰轰!

  赵鸿正体表接二连三的光罩破碎,他戴的玉扳指、项链,以及刚刚抓出的土黄色珠子,相继炸成齑粉。

  张元清手里的雷暴炮,在喷射出球状闪电后,便迅速化作一面圆盾,他弯腰躬身,将身子和后方的赵飞尘挡在身后。

  蕴含着闪电的冲击波在狭小的室内爆开,冲击波摧枯拉朽席卷四方。

  张元清闷哼一声,没能站稳,一屁股坐在赵飞尘身上,听见身下传来了痛苦的呻吟。

  受到冲击的圆盾表面激射出电蛇,试图反弹敌人,但前方并没有敌人。

  同时,圆盾外沿,亮起一道黯淡的紫光,这是它吸收攻击能量后,积蓄的能源。

  连三月的小卖铺墙壁上、货架上,齐齐亮起阵纹,挡住了球状闪电爆炸后的冲击波和高温,因此没有燃起火焰。

  几秒后,一切风平浪静。

  赵鸿正瘫坐在地,皮肤焦黑中透着血红,左臂更是被炸断了半条。

  他又惊又怒又茫然的瞪着张元清,“你,你想杀我?”

  卧槽,原来威力最大的是雷暴炮,好险,差点把自己送走张元清心有余悸,但又觉得欣喜。

  有了雷暴炮,他等于有了三发绝地反击的底牌。

  此时,赵飞尘已经气息奄奄,就剩半口气。

  张元清持握盾牌,冷冷道:

  “杀你又如何!你们姓赵的在我面前犬吠一通,拍拍屁股就想走人?现在滚吧!”

  赵鸿正脸庞抽搐几下,艰难起身,趔趄的走向店外,对着被爆炸震倒的下属们,沉声命令:

  “带少爷走。”

  几名浑身不轻的黑衣人挣扎着起身,小心避开张元清,抬起命悬一线的赵飞尘,匆匆离去。

  赵家人刚走,外头就刮起了大风,继而雨点子噼里啪啦的落下,洇湿了店外的路面,溅起蒙蒙雨雾。

  连三月完好无损的站在收银台前,啧啧道:

  “两种形态的道具?果然是极品,嗯,赵飞尘猜的应该没错,这还是规则类道具吧。”

  “勉强算是,但不是特别强大的规则。”张元清谦虚一句,迅速把道具收起来。

  连三月忽然冷笑道:

  “知道我店里的规矩吗,擅自动手者,死!”

  见几米外年轻人丝毫不慌,她又笑道:

  “但你打伤了赵家人,我心情不错,破例饶你一次。”

  张元清立刻躬身:“多谢老板娘。”

  说罢,他带着血蔷薇离开店铺,此时已是暴雨如注,伴随着狂风,豆大的雨点斜斜的打进小巷,把两人的衣衫湿透。

  小巷里的排水系统粗陋,仅仅几分钟,路面两侧就积了浅浅的水洼。

  张元清离开万宝屋,没走几步,忽听头顶焦雷滚滚,继而一道粗壮的闪电劈下来,正中他的头顶。

  糟糕,忘记雷暴炮的代价了张元清身体猛的僵直,剧烈抽搐,头发根根竖起,脸颊皮肉在瞬间焦黑,冒出鲜血。

  他僵在原地数秒,紧绷的身躯才慌慌松弛,只觉得浑身剧痛,细胞在雷击中大面积死亡。

  这不足以要他命,但让他受了不轻的伤。

  刚在赵家人面前耍了回威风,就遭此横祸,传说中的装逼遭雷劈张元清简单的擦了擦脸上的焦黑,带着血蔷薇继续前行。

  张元清拐过一个转角,看见前方立着一道身影。

  他一身笔挺的白衣,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,立于风雨中,立于小巷内,眸光平静的注视着前方。

  夏季的雷雨很急,他却很安静,显得与浑浊的世间格格不入。

  他站在那里,便是一道难言的风景。

  张元清撇下阴尸,屁颠颠的跑过去,满脸笑容:

  “老大,你来啦!”

  对此,他早有预料。

  连三月是个守信的人,既然收了钱,就一定会办事。

  傅青阳是个护短的人,只要收到短信,就一定会过来。

  刚才连三月对赵五爷的提醒,以及赵五爷临机变卦,迅速离开,都证明了傅青阳就在附近。

  这也是张元清刚痛揍赵飞尘,刚向赵鸿正扣动扳机的原因。

  他有底气。

  傅青阳微微颔首,淡淡道:

  “怎么弄得这么狼狈。”

  “是道具的代价,老大,我炼出了一件极品道具,回头给你瞅瞅。”张元清一脸谄媚。

  “没兴趣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不缺道具,但这件道具真特么的极品.”

  “别废话,撑伞。”

  “好的!”

  一言一语间,两人渐渐远去,消失在小巷里。

  万宝屋。

  连三月站在收银台后,目光冰冷的凝视着店内的老人。

  这位老人与赵五爷一样,穿着考究的唐装和老布鞋,双手拄着龙头拐杖,目光淡泊,凝视着如临大敌的连三月。

  他身高中等,满头华发,脸庞布满皱纹,眉心有一个艳红的肉痣。

  面相富贵难言。

  “尘儿的事我听说了。”老人淡淡道:“他什么地方得罪你了?”

  连三月呵一声:

  “我在帮你教孙子,赵飞尘天高地厚,当了十几年的花都土皇帝,就真当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?今天幸好遇到的是元始天尊,如果是邪恶职业,他已经没命了。

  “正好借此机会让他知道,就他那点弱得可怜的天资,与真正的天之骄子相比,什么都不是。”

  老人叹了口气,一语道破:“你嫉妒他。”

  连三月咯咯娇笑起来,但美眸中却没有半分笑意,只有恨意和悲凉,“赵无敌啊赵无敌,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自以为是,嫉妒?他不配,你更不配。我只是厌恶他,更厌恶你。”

  老人沉默几秒,缓缓道:

  “下不为例。你若再敢对尘儿不利,就别怪我不念父女之情。”

  连三月冷笑道:“你最好别念,等我到了9级,第一个取你性命。”

  老人没有回应,转身迈出一步,消失在万宝屋内。

  晚上十点,张元清又一次悄悄回到花都。

  他这次过来,没有购买机票,因为这会留下纪录,他是利用夜游和幻术,混上了飞机,从松海飞来花都。

  他要找连三月打探兵哥的情报。

  原本在张元清的计划里,是先与这位炼器师搭上线,过段时间,再换个身份打探情报。

  但接触下来,他觉得没必要这么麻烦。

  张元清原以为连三月是某个民间组织的首领,故而不敢在元始天尊找上门后,就立刻变幻容貌打探兵哥的情报。

  那样必然会遭受怀疑。

  而事实是,万宝屋属于黑市、情报集散地、道具售卖点,本身就鱼龙混杂,煲汤省的灵境行者常来此地,甚至外地的灵境行者也会慕名而来。

  一个“集市”,随时随地都有人来,怎么可能怀疑到他呢。

  不过,为了保险起见,他没使用易容戒指,而是披上完美人皮,化身成一名纯路人。

  沿着熟悉的路径返回万宝屋,这一次,万宝屋在他眼里,是一个店门紧闭,荒废多年的地方。

  完美人皮嫁接了因果,让他完全成为一个路人,而路人是不具备超凡能力的。

  所以他无法看破幻术。

  张元清迈步上前,一头撞向紧闭的店门,不出意外,他轻易的穿了进去。

  小卖铺内亮着暖色灯光,收银台位置,连三月沉默不语的端坐,手里夹着一根燃到尽头的女士烟。

  这女人,发什么呆啊!

  张元清靠拢过去。

  连三月抬眸看了一眼,淡淡道:

  “打烊了,不做生意。”

  张元清声音嘶哑,喉咙里仿佛卡了痰,道:“我不是要进你的帮派副本,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个消息。”

  PS:错字先更后改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yk228.com。优看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yk22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